今天一位姐姐摸著我胖胖的肚皮說『aichan,你知道嘛?所有美的事物,皆靠忍耐所得來的。』我想了想問說..那對工作也是一樣嘛?只要我忍耐就一定有成果嘛?姐姐頓時無語,只是拍著我的肩說會有這麼一天的。

回憶~曾經何時讓我愉快的工作,居然要用忍耐這二字來形容。我曾以為那兒是會讓我做到退休的一份工作,但自從換了主管,升了一些沒腦袋的人就算了,最重要的是沒腦袋還不做事。有時我會想起公司的小毛經理時期,那時公司搞得和戒嚴一般,但我不得不說那時的客服部是最優秀的,每個都耐操身兼二人用,現在一個人可以做到四分之一人的工作,就要偷笑。若一個人願意做到二分之一人的工作,組長還要感動的落淚,感謝上蒼分一個會做事的人給我。


我真的很感謝,那兒並非是我第一份工作,若他是我的第一份工作,我不得不說難怪公司有如此多的回鍋油,在這兒爽過了,誰想在外面闖蕩江湖。不過話說回來,那曾經不是一份很爽的工作,就單純般的換了主管就換了腦袋。

當一個不懂的激勵下屬的主管升遷,那就是世界末日的開始;當一個主管有多種回鍋油的規則,那就是規矩就是老子在訂;當一個主管可以在大會議上說出,你們都是可以被取代的?那我問你,你升俺做啥,難不成是所謂的不得不?當一個公司才三百初頭的人,公司大大小小的幹部居然可以到近一百,請問是在升什麼玩意,就是讓有問題的人帶新人,就會養成一堆有問題的人,這道理你懂呼?回鍋油還可以在後面抽煙聊天時,大聲嚷嚷的說如果不是外面工作不好找,我壓根都不想回來。

帶人要帶心,曾經有腦袋的人坐到大位,之後化身成為沒有建設性的魔人,還四處抱怨說他未能發揮所長,這種人留有何用。什麼叫人心浮動,如果你底下養了三百個員工,就能稱之客服部聲勢浩大,你應該要認真掐指算算,哪些是米蟲,哪些是實際會做事的,哪些是你口中可取代的人,如果你認為每個都可以取代,那表示你沒有培養幹部的能力,因為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替代你培養出來的人,不是嘛?

在我的心裡,真的會做事的不到二十根手指頭吧,且算了一算大多是小毛時間遺留下來的小蜜蜂,剩下的就化身成米蟲,來提升你客服部的水準。還有真的不要在開到底上班要穿什麼衣服及考核評比的會議了,沒有任何意義,一年開一至兩次的服裝及考核,有何用處?有人因為考核被勸退了嘛?有人因為考核不好,而哭天搶地的嘛?這就有了,因為考核公開化之後,會有人認為偏心,當然這考核是主管個人意識在評核,偏心?我心偏左邊,當然偏心嚕。因為考核的評比就是主管對你的印象,還有平常交辦的工作業務處理進度,真的超主觀。換了忙碌的工作之後,才知道服裝不能代表什麼,重點是要有生產力,我們公司充滿戰鬥力的人兒,都嘛是脫掉鞋子,光著腳ㄚㄚ努力的與電腦奮鬥。有時瘋狂爆炸的時候,還會當赤腳的天使,在公司跑來跑去。但不過也不能這樣說,畢竟工作環境差太多,真的不少七年級後段班的妹妹,把公司當沙灘,想到那個橘皮組織就會抖了一下,但也沒有人因為穿的像沙灘,就說請你回家換衣服或下次不要這樣,因為米蟲主管也不想管事,管多還會被閒咧,不如整天上網看股票,研究一下今天要買哪張,今天又跌了多少。

我深深感謝我自已,踏出成功的一步,離開了這間只剩下會讓我抱怨的公司,雖然偶爾懊悔,但僅限於我被操到爆表的時候,會想說...以前在新幹線的日子真滴好爽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ca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